生三孩吗?政府送你“免费保姆”

  • 首页
  • 服务项目
  • 解决方案
  • 你的位置:南戴河旅游网 > 服务项目 > 生三孩吗?政府送你“免费保姆”

    生三孩吗?政府送你“免费保姆”

    发布日期:2022-08-01 09:14    点击次数:68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完善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将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减轻家庭养育负担。

    事实上,自2021年推出三孩政策以来,中国新出生人口却创下了近年来新低。根据国家统计局1月17日发布的2021年中国经济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人口出生率为7.52‰,比2020年下降了0.1%。

    如何让育龄妇女更愿意生三孩,自然也成为2022年全国两会的热点话题之一。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上海市委副主委、浦东新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国华今年的提案之一《扩容长护险功能 全面落实三孩政策》是众多有关三孩政策的提案中最吸睛的一个。这份提案如果用浅显易懂的话来说,就是如果你生三孩,在孩子进托班前,政府可以送你免费保姆。

    那么,这一政策是否有可行性并能解决三孩妈妈育儿的痛点呢?

    人口净增长持续走低

    现实是,近20年来,中国人口出生率持续走低。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为1.22,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为1.18,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的生育率为1.3,处于较低生育水平。

    2011年,全国实施全面“双独二孩”(父母都为独生子女,可以生二胎)政策,2013年出台“单独二孩”(父母一方为独生子女,可以生二胎)政策,再到2016年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效果并不理想。

    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中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中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2021年8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修改后的人口计生法规定,国家提倡适龄婚育、优生优育,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

    由此,三孩政策正式实施。值得注意的是,三孩政策距离“全面二孩”政策仅仅过了五年。这可能是因为中国人口增量的下降趋势愈发明显。据统计,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净增人口(出生人口减去死亡人口)达到了906万人,2017年至2021年分别为779万人、530万人、467万人、204万人、48万人。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陈卫的研究团队在调研中发现,已婚已育一孩的育龄女性中,仅有接近30%的人打算生育第二个孩子。不想生二孩的女性中,超过1/3的人表示是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

    这意味着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以来,育龄妇女的生育愿望并不强烈。说白了,不想生的还是不生。因此,对于那些已经生育二孩的育龄女性而言,三孩政策配套是否诱人,就显得尤为重要。

    遗憾的是,由于三孩政策2021年下半年才正式实施,很多配套政策并没有马上跟上,导致2021年仍是生育小年。时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1月17日的发布会上指出,2021年中国出生人口减少受到多种因素综合影响,包括育龄妇女人数减少,生育水平继续下降,socrates生育观念变化,婚育年龄推迟,疫情推迟年轻人婚育安排等。

    宁吉喆称,从过去十几年看,“单独二孩”(2013)、“全面二孩”(2016)等生育政策均取得积极成效,出生人口数量增加。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0—14岁少儿人口比2010年多了3000多万人,这主要是因为两次二孩生育政策促进了生育率的提升。出生人口中,二孩占比由2013年的30%左右上升到2021年的43%左右。

    但宁吉喆并没有透露2021年出生人口的三孩占比。这也让外界对于三孩政策实施第一年的效果产生质疑。

    借鉴法国“育儿保姆”制度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增加新成员是非常重要且需要慎重考虑的事,并不是加一双筷子那么简单。

    作为浦东新区分管教育的副区长,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自然也对三孩政策十分关注。他和民革华东师大支部副主委邱婕老师一起,对“三孩政策”进行了认真调研后发现,育儿负担重是抑制家庭生育意愿的主要原因。

    此前,全国妇联在“二孩政策”时期进行的全国调查中,半数以上家庭无二孩生育意愿,养育费用高是最主要因素。李国华团队发现,1—3岁育儿难是制约女性再生育意愿的重要因素。在国家推进建设普惠型托育服务的背景下,目前育儿的主要困难是女性产假休完后至入托前的断档期。

    同样是全国妇联的调研中“没有时间和精力”是制约生育意愿的第二位原因。尽管不少地区的产假已经延长到188天,但距离幼儿3岁入托还有两年半,在此期间育儿完全依靠家庭承担。对女性而言,在工作的同时兼顾一个幼儿的照护已经捉襟见肘,继续生育的意愿必然受到抑制。

    为此,李国华团队考虑,是否在女性休完产假到幼儿入托前的这段时间,政府能够直接帮助妈妈照顾幼儿呢?

    邱婕查阅了大量国外资料后发现,欧洲生育率第一的法国给中国的三孩政策提供了一些参考经验。

    法国既是欧洲地区生育水平下降最早的国家,同时也是较早出台鼓励生育的国家,法国能实现生育率反弹的重要原因是完善的家庭助养支持服务。

    法国在职妈妈从怀孕后期到生孩子有16周的孕产假。法国法律规定妈妈分娩前可以休6周,分娩后休10周。也就是说,宝宝基本还在两三个月的时候,妈妈们就要重返职场上班了。然而,法国没有让老人带孩子的传统,所以一般妈妈们都会把孩子交给专业看护宝宝的机构或者个人。这个机构可以是公立/私立幼儿园、家庭幼儿园、企业幼儿园或者是由孩子的父母们共同建立的家长幼儿园。看护宝宝的个人可以是有专业执照的婴幼儿助理,也可以是有经验的阿姨。

    邱婕对《新民周刊》表示,因为目前我国对于托育机构的要求很高,所以不太可能出现几十年前的那种企业托儿所。如果要抄法国的作业,育儿保姆(Assistante parentale)制度相对而言更容易实现。与我国家庭自己寻找育儿保姆不同,法国家庭可以通过省保护孕妇与婴儿局(PMI)雇佣具备合格资格证书的育儿保姆,照顾6岁以下孩子,并给予税收补贴。

    这些育儿保姆可能上门只带一个宝宝,也可能和别家合用一个保姆,可以把孩子放在其中一家或者两家轮流。雇佣这种保姆算作创造工作岗位,所以减税额可以达到全年保姆费用(最高15000欧元封顶)的一半。近年来这种形式的保姆在巴黎等大城市越来越多。值得一提的是,育儿保姆每年要有5周带薪假期,而度假期间工资也是要照付的。

    对此,李国华团队建议,参考法国育儿保姆制度,给予三孩家庭每周一定时间的免费育儿保姆照护服务(如每周20小时),资金来源建议政府拨款与多元筹资方式。

    一方面,目前长护险运行体系已基本形成。至2020年9月国家医保局会同财政部印发《关于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长护险试点城市已增加至49城,累计服务150万人以上。

    另一方面,长护险服务与育儿助养服务类同。以上海为例,长护险为老年人提供27种基本生活照料服务(如面部清洁和梳理、洗发、指/趾甲护理、手和足部清洁、温水擦浴、沐浴、协助进食/水、口腔清洁、协助更衣、整理床单等),并对提供服务的机构和从业人员的资质等作出明确规定。在李国华团队看来,长护险服务内容和规范经过适当改造即可覆盖到幼儿照护中。

    目前,长护险的收费标准也很实惠——在上海,如果上门服务,护士每小时80元,养老护理员(医疗照护)每小时65元,普通护理内容的养老护理员是每小时40元。

    在李国华看来,因为是政府集中采购,所以每小时的育儿保姆收费比市场价会便宜不少,上门育儿服务也可以更加精细化。“如果提供给三孩家庭每周免费20小时的育儿保姆,平摊到工作日就是每天4小时,换尿片也好、洗澡也罢,育儿保姆可以像长护险提供给老人服务那样上门提供个性化的服务,以此帮助减轻妈妈一些负担。”李国华对《新民周刊》表示。

    李国华相信,一旦育儿保姆平台建立之后,还能惠及二孩和一孩家庭。在优先满足三孩家庭的需求后,也可以给予二孩家庭一定费用减免的育儿照护服务(如按照半价收费),而一孩家庭也可通过长护险平台雇佣专业育儿保姆解决家庭的保姆寻找困难。

    李国华认为,我国现有财政完全可以支撑育儿保姆制度,让更多三孩妈妈少了后顾之忧。

    倒逼现有保姆市场

    近几年,天价育儿嫂却对小宝宝照顾不周的新闻层出不穷。因此,规范保姆市场的呼声也愈来愈高。

    李国华团队建议,民政部门不妨在现有长护险体系基础上,根据家庭育儿支持的需求,对助养服务内容、助养服务提供机构、育儿助养服务工作人员资质等方面研究形成规范。

    长期以来家政工的供需矛盾突出,一方面家庭需要家政服务,多子女双职工家庭更加需要;另一方面,家政工缺乏有效管理问题频发,让家庭难以放心。如果政府可以大规模采购育儿保姆,就能依托政府公共平台,进一步规范育儿保姆的职业化发展,提供专业化水平和公信力,既有利于满足育儿家庭的需要,也有利于家政行业发展。

    此外,育儿保姆政策在实际操作层面也相对容易实现。李国华团队建议,可以利用现有已经开设的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受理家庭申请,审核家庭的育儿情况。也可以利用现有一网通办平台开通网上预约育儿保姆等服务内容。

    总之,充分整合目前已有社会资源,创新服务内容,让育儿保姆市场成为三孩政策的坚强后盾之一。(记者 金姬)

    链接:链接:针对三孩政策,这些代表委员建言献策

    全国政协委员葛均波:建议学前教育、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促进生“二孩”“三孩”意愿。

    全国人大代表张兆安:国家应通过推出生育奖励、加大减税力度、给予各类补贴、实施优待政策、做好保障服务等系列配套政策,以促进“三孩”政策落地。

    在优待政策方面,张兆安建议实施住房优待政策。通过廉租房、公租房、经济适用房和商品房,对多孩家庭给予调低租金、优惠信贷、调整首付比例及积分政策等方式降低居住成本。在不限购的城市,三孩家庭购房建议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按原房价打折交易。在限购的城市,如果是人均面积不到45平方米的家庭,建议根据原居住条件给予生三孩家庭购房的资格,按揭利率享受首套房利率政策。

    全国人大代表苏荣欢:建议增加“二孩”、“三孩”个税专项扣除标准,减轻育儿家庭的税务负担。例如生育二孩的家庭扣除标准由1000元/月/孩提高至1500元/月/孩,采用累进式的扣除标准,对多养育小孩的家庭进行更多补偿。

    全国政协委员翟美卿:为三孩家庭提供经适房指标,对优生优育家庭予以奖励。对企业招收育龄女性制定针对性的税收优惠政策。鼓励地方发放生育消费券、育儿津贴等措施,为二孩、三孩家庭提供更多生活福利和物质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彭静:需要形成减少多孩家庭生育、养育后顾之忧的政策新导向。



    TOP